清恭宗少年经历致性功能障碍 柒遍婚姻仍未得子

2019-10-17 14:35 来源:未知

溥仪少年经历致性功能障碍 五次婚姻仍未得子

溥仪有过5次婚姻,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福,对此,外界多有揣测。溥仪曾于1962年7月21日,在此作过检查诊断。患者于三十年前任皇帝时,就有阳痿,一直在求治,疗效欠佳……曾三次结婚,其妻子均未生育。

溥仪十一岁那年,也就是他进宫九年后,祖母和母亲携其弟、妹进宫会亲,他们才第一次见到进宫后的溥仪。

进宫第一天,溥杰和二妹妹韫和居然在庄和太妃那儿砸了锅。

当庄和太妃问韫和喜欢吃什么水果时,韫和想都没想,随口回答:“梨,我喜欢吃梨!”

庄和一听,马上耷拉下脸,因为梨和分离的“离”同音,犯了忌讳。

三妹韫颖倒是无意中圆了场,赶忙说是喜欢吃柿子,才使得太妃脸色“阴转多云”。

二妹妹韫和第一次见到比自己年长5岁的溥仪,亲热地称呼他:皇上哥哥……一位老太监听到后,非拦着不让这么叫,溥仪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非常好玩儿,大大咧咧地对老太监说:“甭管她,就让她这么叫吧。”

1919年2月,李鸿章之子李经迈通过七叔载涛向他推荐了一位英国人庄士敦前来教授英文。

两年多后,溥仪听不惯洋师傅“猪尾巴”的玩笑,便一怒之下愤然剪掉了辫子。伴读的毓崇见到之后,阿谀地说“您是皇上,您的辫子剪下来,可以卖给西洋夫人当假发,倒是可以赚一笔钱嘛!”

溥仪将此话视为莫大讽刺,听后极为不悦。

顿时,宫内除几个内务府大臣和三位中国师傅外,其余上千条辫子一夜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末代皇帝》电影中,庄士敦把一辆自行车送给溥仪骑,但是根据婉容的弟弟润麟回忆,宫中第一辆自行车是他骑进来的,后来还骑进来了摩托车。

溥仪还在宫中的东长街练过开汽车,据润麟回忆,溥仪在宫中放映电影所用的电影放映机,是荣禄的三儿子“洋三舅”从国外带进来的。

当年溥仪从宫内一直带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又带回北京的牛皮箱,就是那只在宫中盛放电影放映机的皮箱。

贾英华说,发生在1923年2月的溥仪“出洋留学”未遂事件,有人想当然地解释为一次“复辟流产”,这是缺乏依据的。

事实上,因为受到庄士敦的影响,溥仪和溥杰对西方世界非常向往。为了出国留学,他们先后从宫中“盗运”出上千件字画,两百多种挂轴,两百多种宋版书。溥仪还亲自电话联系荷兰公使欧登科,又让溥杰确认了具体细节,由欧登科用汽车到神武门来接。

结果临出宫前一个小时,载沣得到消息后,下令紫禁城戒严。出国留学“流产”。润麟晚年透露,溥仪自以为神秘,其实婉容早已经知道,她常给家里打电话,她的父亲内务府大臣荣源知道计划后,就禀报给了载沣。

靠照片相亲 正选皇后原是文绣

贾英华说,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只是提到徐世昌为其女儿提亲,而避讳了另外三桩密事。

一是袁世凯也曾多次托人说媒,欲将女儿嫁给溥仪;

二是张作霖也想将女儿嫁给溥仪;

三是张勋的女儿险些嫁给溥杰。

这些都是人所鲜知的。

溥仪一生的婚姻都是不幸的,有意思的是,他的五位妻子无一不是从照片上挑选而来的。

第一次大婚,溥仪先是在照片上随意圈中文绣,首选皇后初现端倪。但是这个想法不但端康太妃不同意,溥仪的两位叔叔也有重大分歧。

六叔载洵明显倾向文绣,七叔载涛则支持婉容。两个候选皇后的娘家人也在暗中较劲,敬懿太妃支持文绣,端康太妃力挺婉容。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严格来说,溥仪和婉容的婚姻,若按照汉族的说法实际上是亲上加亲“骨肉还家”。

婉容是毓长的外孙女。毓长之父溥煦是清高宗干隆长子定安亲王永璜的玄孙,与溥仪是刚出五服的同宗兄弟。

故此,婉容虽然被钦定为皇后,她母亲仍不十分赞成,但木已成舟,只得如此。

溥仪大婚 开场白是一口流利的英语

1922年12月1日,溥仪大婚。让在场的中外人士没有想到的是,溥仪的开场白竟然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文。这让很多人非常吃惊。

民国总统徐世昌和黎元洪各进献大洋两万,张作霖和张勋各献了一万。一位前清旧吏生活拮据,无钱可送,献上了康熙皇帝手书的《千字文》,让溥仪如获至宝。最有意思的是,冯玉祥将军为大婚进献了玉如意一柄,但不过一年时间,他的手下就奉其命令,将溥仪赶出了紫禁城,让“逊帝”大不“如意”。

多年以来,末代皇帝溥仪和婉容当夜的洞房生活,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

有意思的是,老太监信修明曾经写道:“钦天监之选择最不相当吉日,近世纪有三错误。穆宗、德宗、宣统三大婚礼。合卺之夜,皆当皇后月事来临,致而皆不圆满,终身不得相近。其为命乎?”

也就是说,同治皇后、光绪皇后再到宣统皇后,在洞房花烛之夜,无一不是遇到月经来潮。这实在是世人极为罕见的“清宫秘闻”。

溥仪曾经跟最后一个妻子李淑贤说起大婚的经过:“大婚仪式是在夜里举行的。溥仪掀开婉容的大红盖头,看了看,相貌的确不错。他没在坤宁宫睡觉,而是在养心殿和太监一直玩到天亮。”

还有一个细节,大婚过程中,有一个仪式叫吃“子孙饽饽”。在坤宁宫,婉容的伴娘走了进来,她眼瞧着溥仪吃了一口“子孙饽饽”之后,问他:“是生的,还是熟的?”

溥仪老老实实回答,“是熟的!”

在场的人都吃惊得变了脸色,“生就是生孩子,熟就是不生不吉利。”

除了这些类似谶言式的预言,还有不少细节。

在大婚之后两天的宴请中外各界人士的宴会上,竟然改变了慈禧太后宴请外宾时男女分宴的老规矩,男女宾客首次在宫内同桌共席,成了清末以来开一代先河的“新风”。

按照传统,溥仪大婚,自然要在重华宫的漱芳斋舞台唱三天大戏。通常无外乎是《龙凤呈祥》这类节目。

结果在三天演的33出大戏中,溥仪居然钦点了一出《霸王别姬》。戏名一报出来,几乎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这出《霸王别姬》由杨小楼和梅兰芳演出,溥仪和溥杰一样,当时都喜欢京剧花脸戏,而且一直在学唱。溥仪嗓音不算理想,只会唱两句“力拔山兮,气盖世…”于是一时兴起就钦点了这一次留下话柄的“砸锅”戏。

溥仪还喜欢豢养小动物,比如猴子、骆驼、牛、狗等,还养过金鱼和蚂蚁。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还在宫内养过一群牛和狗。并且最喜欢看群狗和公牛打架,百看不厌。

一次,溥仪豢养的公牛在群狗的攻击下,招架不住,跑出宫门往西长安街狂奔而去。上演了一场“追牛闹剧”,险些闹出人命来。

为此,荣惠太妃煞有介事地说:狗欺负牛,这在“推背图”上有解这可是关系爱新觉罗家族前途命运的大事。

生母自杀 载沣不敢告诉溥仪真相

1915年,溥仪生母瓜尔佳氏听闻袁世凯准备称帝,绝望之中自杀未遂。作为荣禄的女儿,她起初一直把清廷的希望寄托在父亲荣禄的老部下袁世凯身上。但瓜尔佳氏极力主张复辟大清王朝的努力并没有停止,她与端康太妃来往密切,经常凑在一起,密谋复辟大计。还拼命联络各路军阀,结果被贿赂的很多中间人骗走了大量的珍宝和钱财。

贾英华说,溥仪的二妹韫和曾说,当年母亲请人置办田产,结果找明白人一看,所谓地契差不多都是假的。这让一向以精明著称的母亲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没有了特权保护,这些末代贵族仿佛虎落平阳被犬欺。

由于被骗子所骗,她和端康太妃关系也出了问题,太妃指责她“中饱私囊”,她又苦于无法解释清楚。另外,渐渐长大的溥仪多次顶撞额娘端康太妃,太妃生气就拿溥仪的生母出气。1921年9月30日,端康太妃坐在永和宫大殿内,竟然让溥仪的母亲瓜尔佳氏和溥仪的老祖母在殿外跪了一个上午。

心高气傲的瓜尔佳氏回到自己卧室将鸦片掺着烧酒和金面儿,一起吞进肚里,愤然自杀。

溥仪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火速从宫中赶到醇王府,跪拜在母亲的灵前,郑重磕了三个头,一言不发,走出了思迁堂的正殿。这是溥仪进宫十几年首次回醇王府。溥仪父亲载沣对于妻子的死一直严守秘密。溥仪只是听载沣说,母亲患的是“紧痰绝”脑溢血。溥仪过了许久仍不了解其母自杀的内幕。

“景山上有大炮” 溥仪被吓出紫禁城

1924年11月5日,这一天,溥仪被逐出故宫。

这一年,溥仪十九岁。

一般人所不知的是,载沣在溥仪出宫前,不止一次赶赴南苑驻军营地,试图亲自劝说冯玉祥不要“逼宫”。

但冯玉祥丝毫不为所动,溥仪此前也曾派帝师陈宝琛拜望过冯玉祥,也被拒绝。

一个有趣的历史内幕发生在京畿警备司令鹿钟麟和警察总监张璧等商量如何执行几经修改的《清室优待条件》时,当时,鹿钟麟仅仅带领二十人的手枪队,怀里揣着两颗手榴弹,从神武门闯进紫禁城,赶往养心殿。

这些士兵采取“钉人术”,每见到一人,就强令站住,这样一直找到内务府大臣绍英,要求他向溥仪马上转达命令,限时离开紫禁城。

当时溥仪正在储秀宫跟孙耀庭踢完鸡毛毽后,跟婉容一起吃苹果。

由于事态紧急,限时将到,鹿钟麟将怀中揣着的两颗手榴弹掏出来,猛然摔在绍英的桌上,故意大声向随从说:时间虽然到了,景山先不要开炮,再延长二十分钟……

溥仪被吓得胆战心惊,只好在鹿钟麟等人的“护送”下,怅然离开了紫禁城。

巧合的是,四十年后,溥仪在全国政协纪念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的活动上,遇到了鹿钟麟等人,溥仪特意向鹿钟麟询问当年景山上是否真的架有大炮。

鹿钟麟哈哈大笑:“那是骗你的呀,哪儿有什么大炮?”

溥仪出宫之际,召唤心腹之人去养心殿西暖阁将最具书法价值的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私藏在行李卷中欲带出宫外,结果被守门的国民军搜出,《快雪时晴帖》后来辗转到了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而三希堂的另外两件珍品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被敬懿太妃偷偷地带出了宫,此后又叫贴身太监卖给了后门桥一家名叫品古斋的小古玩店。1951年,故宫将两件珍品从香港的英国汇丰银行购回,现藏于北京故宫。

少年经历 致性功能障碍

溥仪有过5次婚姻,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福,对此,外界多有揣测。贾英华先生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一本厚厚的溥仪在医院就诊的病例。这份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医院诊断书上,清楚地写着:患者溥仪,曾于1962年7月21日,在此作过检查诊断。患者于三十年前任皇帝时,就有阳痿,一直在求治,疗效欠佳……曾三次结婚,其妻子均未生育。

对于进一步的治疗方式,北京协和医院的医生也没能提出新招,只是要求溥仪按期来按压前列腺,服用睾丸激素,热浴……为了让溥仪过上“性福”生活,周恩来总理还让全国政协特地邀请著名老中医施今墨、岳美中、蒲辅周为溥仪作了诊治。全国政协文史办公室副主任张述孔还带着溥仪去找四代祖传名医张荣增,后者专门开出两剂药方。

1979年溥仪的最后一个妻子李淑贤在接受贾英华采访时谈起这件事,李淑贤承认因为溥仪没有性能力,确实给两人的夫妻生活带来困扰。婚后李淑贤得了神经衰弱,长期失眠。

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溥仪曾经向多年的同事沈醉透露,十几岁时太监怕他跑出去,就把比“皇上”大不少的宫女推倒在他床上,有时两三个宫女在床上教他干坏事。他第二天精疲力竭,见到太阳都是白的。太监又找来壮阳药让他吃,但难敌如狼似虎的众多宫女。渐渐地,他对这事没有了兴趣。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hg0088备用网址-皇冠hg0088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恭宗少年经历致性功能障碍 柒遍婚姻仍未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