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李清照外公、秦桧的岳祖父,官至宰相,因一首诗险些害死苏轼

2019-11-28 21:57 来源:未知

文/格瓦拉同志

“词圣”苏轼性格豁达、爱好交游,平生绝少与人交恶,在人际关系方面相当成功。然而,没有人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喜欢,即使苏轼脾气好到人见人爱的程度,却依然有人看不顺眼,甚至想将他置于死地,宋神宗年间的宰相王珪便是其中的典型。

王珪字禹玉,祖籍成都华阳,幼年丧父,后跟随叔父迁居舒州。王珪出身官宦世家,其曾祖王景图、祖父王贽、父亲王准都曾高中进士,而王珪本人也在庆历二年考取进士王家四代均出过进士,一时成为天下的奇闻。

图片 1

王珪历事四帝,官至宰相,执政15年时间

王珪年少成名,自从踏上仕途后,更因性格沉稳、谦和礼让而受到朝野内外的欣赏,由扬州通判做起,历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最终官至宰相(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前后执政长达15年时间(参知政事6年、宰相9年),人生堪称完美。

进士出身的王珪文采斐然,深受朝廷的器重,曾连续为皇帝起草诏书18年,朝廷重大的典制策令,多出自他手。但是在担任执政、宰相期间,王珪却毫无建树,只知依附于权相王安石,并以无条件地服从于宋神宗而闻名,因此得了个“三旨相公”的绰号。然而貌似软弱平庸的王珪,却也有狠厉的表现,其中诬陷苏轼一事便是明证。

图片 2

苏轼遭遇“乌台诗案”,险些被王珪害死

元丰二年,苏轼由徐州知州调任湖州知州,按照官场的惯例,刚上任便给宋神宗上了一封谢表。这本属例行公事,但因为谢表中含有“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等字句,被“新党”的御史们(御史台内因遍植柏树,且上面常有乌鸦筑巢,故被称为“柏台”或“乌台”)曲解为“讥讽朝廷,诽谤新政”,务必要将其置于死地。

当然,仅凭着谢表中一两句牢骚话,是断不能将苏轼置于死地的。因此,御史舒亶通过故意曲解苏轼的诗作,果真找到数处“罪状”,并联合同僚李定、何正臣等人上书,请求神宗将苏轼斩首示众。当年七月二十八日,苏轼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然后押赴汴京严刑拷打,这便是非常著名的“乌台诗案”。

徙知湖州,上表以谢。又以事不便民者不敢言,以诗托讽,庶有补于国。御史李定、舒亶、何正臣摭其表语,并媒蘖所为诗以为讪谤,逮赴台狱,欲置之死,锻炼久之不决。见《宋史·卷三百三十八》)。

图片 3

宋神宗听从章惇等人的劝谏,饶过苏轼

虽然“乌台诗案”属于明显的冤案,天下士人莫不为苏轼打抱不平,但作为首相的王珪非但没有为其辩诬,反而出于打击政敌的阴暗心理,亲自跳出来诬陷他。王珪拿着苏轼所做的《桧》诗对宋神宗说道:“苏轼在诗中写到‘根至九泉无曲处,岁寒唯有蛰龙知。’然而龙本应在天上飞腾,苏轼却要在九泉之下去寻找蛰龙,明显是在诅咒陛下啊!”

幸好此时苏轼的好友章惇挺身而出,极力为之辩诬。章惇虽然跟王珪同属“新党”,并且是他的下级,但此时却已顾不得上下尊卑,义正言辞地驳斥道:“龙并非专指人君,大臣也可以被称为龙,苏轼此诗并无不妥之处。”(“章子厚曰:‘龙者非独人君,人臣皆可以言龙也。’”见《闻见近录》)。

图片 4

李清照是王珪的外孙女

宋神宗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便也责难王珪故意曲解苏轼的诗句,再加上此前已有一大批人为苏轼申冤,甚至连“新党”首领王安石都加入其中,便决定赦免苏轼,并将其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经此一事,王珪“偷鸡不成蚀把米”,名望为之大损。

王珪虽因极力诬陷苏轼引起神宗的不快,但对他的仕途却并没有丝毫的影响。等到宋神宗驾崩后,王珪因为有策立拥戴之功,被宋哲宗进封为岐国公。元丰八年五月,就在宋哲宗即位后不久,王珪便因病卒于宰相任上,终年67岁。王珪死后,被追赠为太师,谥号文恭。

图片 5

秦桧的岳祖父是王珪

王珪子女众多,据《王文恭公珪神道碑》记载,其长女成年后下嫁给郓州教授李格非,也即大词人李清照的父亲,如此说来,李清照正是王珪的外孙女。而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南宋奸相秦桧的夫人王氏(谋害岳飞的元凶之一),恰好是王珪的孙女。如此一来,李清照和王氏实乃表姐妹关系,这在史上也算是一段奇闻了。

史料来源:《宋史》、《续资治通鉴》、 《闻见近录》 、《石林诗话》、《王文恭公珪神道碑》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hg0088备用网址-皇冠hg0088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李清照外公、秦桧的岳祖父,官至宰相,因一首诗险些害死苏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