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吐鲁番蔬菜大棚成乌鲁木齐名副其实的菜篮子

2020-01-04 21:33 来源:未知

因毗邻新疆乌鲁木齐市庞大的消费市场,再加上当地日照充足的先决条件,短短几年内,吐鲁番的蔬菜大棚发展到4万多座,成为新疆乌鲁木齐市名副其实的“菜篮子”。

如今,吐鲁番设施农业在迅猛发展的同时遇到困难:因去年大风等自然灾害影响,导致部分农户没挣上钱,甚至亏本,他们决定暂时放弃承包大棚。为不让大棚闲置,同时也为给农民树立示范,吐鲁番地区组织公职人员,进入大棚,甚至吃住在大棚,种起了蔬菜。

当地政府的做法持续两年来,尽管赢得了好评,但也逐渐传出不同的声音,部分群众甚至干部认为,当地不适合大棚经济的发展,让公职人员种大棚,更是不务正业。在议论声中,记者走进吐鲁番地区的蔬菜大棚。

机关干部光脚种辣椒

吐鲁番市二堡乡,距吐鲁番市约15公里,是吐鲁番地区建蔬菜大棚较多的乡之一。

8月14日11时,记者赶往二堡乡,在该乡乡政府通向二堡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区示范农场的公路上,记者注意到,大量穿着迷彩服的人员,正开着轿车或坐着农用三轮车向大棚种植区行进。送记者去二堡乡种植区的司机说,当地公职人员下地干活时,多数都穿迷彩服。

二堡乡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区示范农场辖区属二堡村布隆村,这里的大棚长93米,宽约5米,高约3米,这一片区约有600座大棚,正在大棚内种黄瓜苗的艾力说,他是吐鲁番地区机关人员,单位承包了几个大棚,早晨9点多,他就要起床,然后乘单位的小车赶到大棚干活。“8月16号开始,我几乎每天早晨都来,有时下午也来,主要是种黄瓜苗、浇水、灭虫子。”艾力说。

采访时,记者遇到吐鲁番地区党校工作人员阿不来提,40多岁的他正光着脚板,猫着腰不停地栽辣子苗,身上沾满了泥巴。阿不来提说,他们单位有47人,承包了12座大棚,4人负责一个大棚。

据了解,承包这片大棚的多是吐鲁番地区机关或事业单位,包括当地医院、文联、党校、学校、林业局等单位。

hg0088备用网址,事实上,像阿不来提这样的公务人员在大棚种菜在当地已经非常普遍,同样的场景在吐鲁番三堡乡、托克逊县博斯坦乡也并不鲜见。

种菜成本是先借后还

记者注意到,虽然干活的是公职人员,但大棚上的标识牌上,还是以前承包大棚的人的名字。

艾力说,这些原承包户去年没挣上钱,今年就没再承包。为了不让大棚闲置,同时偿还当初建大棚的贷款,相关部门要求公务员来种大棚。这一说法得到了其他在场公职人员的证实,一名杨姓公务员说,这里的大棚一部分由农户自己建设,自己经营,一部分则由政府作担保从银行贷款或者招商引资,引进企业建设,然后承包给农户经营。当初政府从银行贷款建设的部分大棚,每个花费5万元,建成的大棚承包给农户经营,现在农民不承包,大棚不运作,外地人也少来承包,只有让公职人员种大棚。种出来的蔬菜卖成钱,一部分支付种大棚时的开销,另一部分则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土地租用费。

阿不来提说,种植大棚的零碎开销也很大,以他们的大棚为例,一棵辣子苗0.55元,一个大棚要种约两千棵辣子苗,菜苗费就是1100元,此外,肥料费、水费、电费、燃料费、薄膜费都要开支。

阿不来提透露,因大棚墙壁较厚,3亩地才能建成一亩大棚,将近三分之二的土地不再产粮。

“我们单位公用经费少,种农作物的费用是暂时借大棚种植指挥部的,等辣子长成了,挣上钱,再去还。”阿不来提说。

和其他公务员到场劳动不同,一些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则雇佣农民工来种大棚,一个大棚一季度支付2600元,种植权全部委托给农民工。

据介绍,8月中旬以来,吐鲁番地区机关、吐鲁番市、鄯善县、托克逊县的公职人员都在领导带领下,进大棚劳动,他们有的是单位承包了大棚,有的则是帮承包大棚的农户劳动。“吐鲁番的大棚是有前景的,公务员种大棚,是为给农户树榜样,等公务员种出高质量的蔬菜,挣上了钱,农民就会来承包了。”这名公职人员说。

对公职人员种大棚有弹有赞

对公务员种大棚,部分村民认为,当地地质条件,种植大棚根本不合适,而“缺少技术员指导”“几万个大棚种同一种蔬菜同时上市,价格太低。”这些都是农户们抵触种植大棚的原因。而另一些村民则认为,公职人员亲自带头做示范,本身就是给农户的鼓励,相信不久,大棚就能真正成为农户致富的工具。

来二堡乡种大棚的农民工陈师傅说,2010年,他在吐鲁番市亚尔乡承包两个大棚,共支出1.6万元,但因大风等自然灾害,他只回收1.4万元。“不算人力,我亏了2000多元。要是下一年再亏,孩子都上不起学了,这里可能不适合种大棚。”他说。

吐鲁番市三堡乡村民们说,村里的部分土地建了大棚,但很多人又不愿承包,只好外出打工。

在二堡乡,提起大棚,买买提·依明说,当初,农民种植大棚的热情很高,但因这里自然条件恶劣,苗子经常被吹毁。此外,卖菜难也影响了他的种植热情,去年,吐鲁番市很多农户种了上海青,菜种出来却没人收购,大家只好自己找餐馆推销,部分找不到销路的村民只好忍痛把菜毁掉。

相比二堡乡,吐鲁番市亚尔乡的大棚种植户杨作青就比较冷静,尽管去年他的大棚也亏了,但他仍然承包了大棚。“种大棚要有一个过程,时间长了,就摸索出经验了。至于赚还是赔,就像做生意,很正常。关键还在于要有种植技术,信息要灵通,懂行情。”在杨作青看来,吐鲁番冬季不太冷,日照充足,和新疆乌鲁木齐市挨得近,所以种大棚还是有很有前景的。

采访中,相对农户对于公职人员种大棚的观望态度,吐鲁番市市民反映,因大量公务员到大棚劳动,他们到机关单位办事找不见人。对此,吐鲁番地区一名干部说:“上级部门要求,公务人员要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种大棚。种大棚只是暂时的,是为树榜样,也是为锻炼。”另有当地一名公务员说,抽调种大棚的人员多是机关干部或后勤人员,单位会按照每人的实际情况而定,有紧急任务的不必去劳动。

针对这一现象,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公安、医院、学校等被抽调去种大棚的机会就少,即便这些部门有人被抽调出去,也有人替其值班。除此之外,大部分单位都有人员被抽调种大棚。

专家:应帮助农民走回大棚

吐鲁番地区设施农业协会工作人员说,当地于2009年起开始大力推行实施农业,蔬菜大棚在两年内一下增加到4万多座。但2009年之前,吐鲁番建的大棚,政府干预较少,农户为节约成本,建设的大棚墙壁较薄,大棚上覆盖的多是塑料布,冬天很多蔬菜都被冻死了。2009年,当地政府瞅准了乌鲁木齐周边县市无法满足新疆乌鲁木齐市菜篮子供应的机会,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当地农户发展大棚蔬菜的措施,例如,农户建设大棚,政府将发放补贴和无息贷款;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来企业在当地投资建设大棚,再承包给农户去种植,使得一些农民实现了收入快速增长。然而,去年因市场价格波动,自然环境的影响,农户逐渐失去了种植大棚蔬菜的热情和动力。

新疆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学教授尼合买提说,吐鲁番当地的气候条件及地缘优势来讲,发展设施农业完全可行。而且,目前给新疆乌鲁木齐市供应蔬菜的乌鲁木齐周边乡镇供应量不足,这也是吐鲁番地区发展设施农业最有利的条件。“当地政府想要发展设施农业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在具体实施过程当中,政府的引导缺乏现实可行性。”他说。

尼合买提教授认为,吐鲁番蔬菜大棚无人承包,农户不挣钱的原因有三:其一,当地蔬菜质量有待提高,内地对农产品有严格要求,他们进疆的农产品已形成品牌,吐鲁番大棚蔬菜的发展也应有这样目标;其二,当地的农业产业规模化有待提高,农户经济及小型农业产业化不能适应市场的需要,也不能抵御市场风险,应该更加精细化的引导当地产业发展;其三,劳动力低下,目前,当地部分农户还是原始种植方式,这种耗时费力的方式不出效益,应加强机械化。

“我们对当地情况有所了解,当地让公职人员下地种植大棚,实属无奈之举,但是公职人员毕竟不是农户,取得的效果也不一定好,我更希望他们能想办法提高当地农户的种植积极性,让农民回到大棚里,请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帮助他们走上农业产业化经营道路。”他说。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hg0088备用网址-皇冠hg0088发布于三农,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吐鲁番蔬菜大棚成乌鲁木齐名副其实的菜篮子